張文宗:不滿的年輕人如何影響美國政治

晶體管圖示儀 http://www.sinyee.cn

由于美國女足隊長之前在社交媒體上與美國總統特朗普有言辭之爭,前者還拒絕在奪冠后應邀去白宮,所以當美國女足奪冠后,盡管特朗普向美國女足發出祝賀,還是有不少美國年輕人在社交媒體上對此事“推波助瀾”。

這個小插曲其實折射出了當前美國國內年輕人對現狀的不滿。而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,18-29歲的年輕人投票率之高創造歷史紀錄,很大程度上也是基于這一原因。由于更多年輕人進入國會,國會議員平均年齡被拉低了10歲左右。當下,年輕人能改變美國政治進程和政策方向嗎?

不滿訴求在變化

美國青年思想活躍、敢于表達,但因為學業或事業剛起步,在社會上相對弱勢。2008年金融危機對美國年輕人的沖擊尤為猛烈,因學生貸款負擔重、失業率高、薪金縮水快,其對資本主義制度的弊端和社會不平等更痛恨。

這些年輕人曾強烈支持政壇“黑馬”奧巴馬,期待“無畏的希望”帶來“真正的改變”。但他們對奧巴馬政府救助華爾街備感失望,遂成為“占領華爾街”運動的主力軍。2010年以來,美國股市繁榮、企業利潤豐厚,但年輕人狀況并沒有大幅改善。

2016年大選中,年輕人對傳統政治精英和富人政治很不滿,所以對希拉里和特朗普均不感冒。他們當時是“民主社會主義者”桑德斯的擁躉,支持其對富人加稅、大學教育免費、全民醫保等主張。

而特朗普總統執政后的一系列政策,在年輕人看來與他們的訴求相去甚遠。他們認為,減稅和去監管有利于大企業和富人,竭力廢除“奧巴馬醫改”是在削減他們的福利,反墮胎和嚴打非法移民則違背自由主義價值觀。另外,年輕人絕大多數熱衷環保,關心地球和人類未來,對政府退出《巴黎協定》和大力發展化石能源也頗為不滿。當然,特朗普總統的個性,也不符合他們對政治人物的道德要求。

其中,據蓋洛普民調,美國年輕女性對特朗普政府的不滿尤甚。在捍衛女性墮胎權運動、反對“骨肉分離”移民政策的群體中,年輕女性占比都非常高。

更多年輕人進入政壇

美國年輕人對政治和政策的不滿,已經通過選票體現出來。根據塔夫茨大學“公民學習與參與信息和研究中心”的調查,2018年中期選舉中,年輕人投票率為31%,比2014年中期選舉時至少高10%。約2/3的年輕人投票支持民主黨議員候選人,僅1/3支持共和黨議員候選人,這一比例差也是有統計記錄以來歷史上最高的。

而在如今美國眾議院和參議院,已經出現比以往更多的年輕議員,他們正把美國年輕人的訴求反映在美國政治光譜中。比如在年輕人支持下,桑德斯的追隨者、紐約州的科特茲進入國會眾院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年輕的女議員。科特茲抨擊資本主義制度,主張以進步主義理念改造美國。她還呼吁廢除移民及海關執法局,提出未來十年在美國取締化石能源的“綠色新政”等主張,與特朗普和共和黨大唱反調。憑借極高的媒體曝光率,其似乎已成為民主黨的明日之星。在參議院中,民主黨人杰基·羅森就因為有更多年輕人的支持,最終擊敗共和黨對手。

在共和黨牢牢控制的“紅州”得克薩斯,年輕人開始撼動共和黨人的政治根基。今年46歲的民主黨人貝托·奧魯克于今年3月中旬宣布參加2020年總統大選的首日,就籌款610萬美元,一度打破桑德斯創造的紀錄。去年中期選舉中,他競選該州聯邦參議員,獲得了71%的30歲以下的選民、51%的30-45歲的選民投票支持。這個被稱為“奧巴馬2.0”的年輕政治家不管能走多遠,都在一定程度上寄托了美國年輕人的希望。

在州的層面,年輕人的選票也增強了民主黨的力量。如今,民主黨的“三控州”,即同時控制州長、州參眾兩院的州比一年前增加了6個。同時,還有7個被共和黨控制的州立法機構改由民主黨控制。

政治能量也不宜夸大

年輕人投票率升高,對民主黨是好事,但能否維持下去并不確定。在民權運動、反戰運動這些狂飆突進的社會運動中,年輕人都比較活躍,此后政治熱情就消退了。民調顯示,年輕人投票率在美國一直顯著低于年長的群體,只有少數年輕人真的相信投票和選舉是改變社會的有效方式。當代年輕人從小看到的就是政治極化、府會僵局和黨派偏見,容易對美國政治失去信心。

在當下的美國,政治上得到較充分代表的是富人、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和老年人。如果年輕人的投票熱情消退,政治疏離持續下去,那么很快就會失去影響力,其關心的問題也難以得到解決。考慮到美國政治斗爭的烈度和政策主張的極端化,2020年大選一定是兩黨對選民充分動員、投票率較高的一次選舉。民主黨候選人,尤其是總統候選人能否以合適的競選議題、得當的競選策略、吸引人的選舉風格動員年輕選民,是觀察美國年輕人參政熱情的窗口。

不過,即便年輕人被動員起來,其政治能量也不宜夸大。

其一,年輕選民的占比不高。美國人口普查局從1964年大選和1978年中期選舉開始按年齡統計選民,18-29歲選民占總數的比例在歷次選舉中都是比較低的。2014年中期選舉,該群體僅占選民總數11%,2016年大選時僅上升到13%。相較而言,傾向于共和黨的65歲以上老年人的選民占比高得多。

其二,年輕人對總統大選影響有限。在美國政治結構中,當紅藍州政治版圖相對固定的情況下,得“搖擺州”和“鐵銹帶”者得天下。但在俄亥俄、賓夕法尼亞、佛羅里達等這些關鍵州,年輕人占比并不高。民主黨要扭轉乾坤,還是要在關鍵州動員包括少數族裔、女性,甚至相當一部分白人男性選民才有勝算。

不管美國政治生態如何變化,年輕人的不滿、年輕人的訴求都需要美國決策層做出回應。作為美國左翼力量的一支生力軍,其將繼續以自己的方式影響美國政治。(作者是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美國所美國政治室主任)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捕鱼游戏网络版
后一四码10年无挂 安徽时时单双怎么玩 小鱼儿主页域名58123 重庆快乐10分app 时时走势图 2779227792王中王手机论坛 如何快速推广粉象 6月18日老时时 3d开奖直播新 浙江12选500期走势图 吉林时时玩法介绍图 北京快乐8走势图软件下载 重庆时时计划稳定版 香港9047开奖现场 云南时时玩法 福彩双色球开奖走势图